Scc丶__

ひきこもらないラジオ(特別編)/不家里蹲Radio特别篇 中译

yuki:



渣翻。已做最后修改,不想再碰了...

错漏依然多,想办法糊弄过去了。

转出请便,注明出处即可。



日文听写↓

 http://tokinohate.lofter.com/post/1df9c7d6_ad1f35e



======================================

不家里蹲Radio (特别篇)

 

M:中午好啊啊啊啊。

S:晚上好。

M:啊,晚上好,是晚上好。

S:晚上好。中午好。

M:不家里蹲Radio,Album ver.

S:不家里蹲Radio,Album ver.

M:所以说。

S:所以说?

M:今天我们打算录这个不家里蹲Radio Album ver.。由于收到了很多的听众来信,所以我想尽量多读几封。不好意思,我是Mafumafu。

S:我是Soraru,请多指教。

M:那么我开始读第一封了。听众A桑的来信:“我打算去国外留学,但有点担心在不说日语的国家能否生活顺利。希望二位可以分享一下在面对新的挑战时该采取怎样的应对方法和心态。”

S:哎,这个嘛,那个…

M:好好好长话短说长话短说长话短说…

S:那个,对了,对任何事自己都紧张,不是紧张,尝试挑战?

M:别想着要回答的那么仔细,一两句话搞定。好了下一封。

S:对对,请努力加油吧。听众B桑的来信:“Soraru桑Mafumafu桑,你们好。最近有在做什么事吗?除了游戏以外有什么好玩的事吗?”

M:那个,那,那个…

S:你看你看你看你看

M:牛肉干,牛肉干吧?

S:牛肉干,牛肉干…好吧牛肉干。下一封下一封。

M:下一封,听众C桑的来信。

S:C桑,好的。

M:“Soraru桑Mafu君,你们好。”

S:你好。

M:“想问一下二位喜欢的童话/传说是什么呢?”

S:那个,那个…丢米的那个,不是米,是把面包撕成小块丢下来的那个。

M:啊,原来如此,怎么说的来着?“丢弃的面包”吧?

S:对,就是“丢弃的面包”。

M:好的,并没有这个童话。请吧。

S:好的下一封。听众D桑来信:“Soraru桑Mafumafu桑,你们好。我有个问题,妹妹在家总是闹腾得很,特别影响我学习。然后我就想听听音乐吧,结果注意力又集中到歌上去了,根本静不下心来学习。我该怎么办呢?”

M:我看你干脆别学了,就听歌吧。好了下一封,听众E桑的来信:“Soraru桑Mafumafu桑,你们好。我想问一下,二位有没有此生难忘的梦境呢?小时候做的噩梦也好,有趣的梦也好,希望有幸能知道。”

S:这个啊,有时候会梦到自己会飞起来。比如看了#¥&*之后很想飞上天,然后就梦到飞起来了。好了下一封,听众F桑的来信:“Soraru桑Mafu君,你们好。两位有什么推荐的比较意外的食物组合吗?比如吃了什么和什么之后觉得意外地很美味,有的话请告诉我们。”

M:生火腿+甜瓜!好了下一个。听众G桑的来信。哎?(笑)并不意外?那就,菠萝+拉面。好了下一封。听众G桑的来信:“想问一下二位,喜欢女性的什么举止动作呢?”

S:喜欢女性的什么举止动作?喜欢女性的举止…那个啊,就是把头发像这样撩起来时候的样子。

M:啊,原来如此。露出脖子的感觉吗?

S:对,很性感…

M:好的下一封。听众H桑的来信:“这次CD里印象最深的歌是哪一首?理由呢?”

S:这个,其实每首歌都印象很深的,但印象最深的还是アイスリップ和エンディングバーシ吧,都很喜欢,印象也很深。很不容易呢。

M:是啊,很不容易呢。正因为很不容易,所以才印象深刻嘛。好了下一封。

S:听众I桑的来信:“我的工作是在小学里做午餐。记得之前Soraru桑说过很想吃炸面包,所以想问一下二位学校的午餐有什么还想再吃一次的东西吗?对午餐有什么回忆吗?”

M:还想再吃一次的东西吗。

S:话说,我有一次把牛奶喷了前座女生一身。

M:那个有点,有点可怜。

S:嗯,最后还是道歉了。

M:午餐啊,再吃一次的午餐啊。

S:话说我们学校每次都有汤,每次都有汤,因为离海很近。

M:悲惨回忆吗,好厉害好厉害。

S:我还是午餐负责人。

M:可以了不用再回忆了。好了读下一封吧。听众J桑的来信:“请问二位是容易晕车的体质吗?如果是容易晕车的体质的话,坐车的时候会采取什么样的对策呢?”

S:我特别容易晕车。虽然容易晕车,那个,要上下晃,上下晃!这个很重要。不是随着车晃,要自己晃。不骗你。

M:确实,Soraru桑坐车的时候经常上下晃来着。

S:觉得不舒服的时候就主动上下晃。自己一晃你就分辨不出来到底是车在晃还是自己在晃,然后就没事了。下一封,听众K桑的来信:“二位有什么事是绝对不会让步的吗?我自己吃饭的时候一定要把喜欢的食物放在最后吃,不然就会很不爽。”好的,决不让步的事。

M:决不让步的事。

S:决不让步的事。

M:那个吗,那个吗?

S:什么?

M:啊啊,那个吧!

S:什么?

M:就是那个吧。(笑)没有啦!什么嘛,没有的事。

S:看来并没有。

M:都可以让步的哟,嗯。

S:看来都可以让步。

M:听众L桑的来信:“SoraMafu桑,你们好。我现在想买个吉它。@#¥%&*想买个便宜点的吉它。两位买的第一把吉他各花了多少钱呢?”

S:我的带个小小的扩音器,差不多2万3千日元。

M:我的是@#¥%*,花了4万。

S:好贵,一下子就买4万的,太贵了。好了告一段落吧。

M:咣咣咣!到此为止。

S:再次自我介绍,我是Soraru。

M:我是Mafumafu。

S:我们正在录Album ロクレストストーリー收录的附加音源“不家里蹲Radio”。再多占用大家一些时间,请多指教。

M:请多指教。

 

S:【如果自己○○的话会发生些什么——】

M:好的,这个环节呢我们会设想一下,假设自己在○○这种绝对不可能的情况下,究竟会发生些什么呢。

S:耶~

M:耶~

S:所以呢,第一个题目:【如果自己是超级有钱人的话会发生些什么】

M:呀,Soraru桑。So、Sorary桑。

S:哎,称呼都变了。哦,什么事?Ma、Mafumafu。

M:我是Maffy。

S:Ma、Maffy。

M:对了,叫错我的名字可不好哦。我是Maffy,Maffy。那个,刚才啊,我一起床,觉得床实在是不够松软,就把里面的填充物全换成钞票了。

S:哦,那就睡得可舒服了吧。

M:是啊超舒服。而且用完就扔,太棒了。

S:我今天啊,去了车站(笑)

M:是那个吗,Soraru桑最近买下来的,自由之丘站。

S:不是的。

M:不是?

S:不,那个啊,有点太

M:有点太

S:坐电车有点太——谁还坐电车啊(笑)

M:(笑)这也太平民了。

S:实在太平民了。

M:Sorary桑,这样可不行哦。你可是社会名流啊,身段要更高一点。

S:刚我其实想说

M:嗯。

S:我把电车的车站挪到我家门前了。

M:哦。

S:有钱人啊,坐电车才不走那么远(笑)

M:(笑)这可不行呀。

S:有钱人不会去车站吧。

M:不去车站啦。有钱人的话,坐直升机才对。

S:坐直升机去车站。

M:(笑)坐直升机去车站吗?直接去目的地啊。

S:是吗。

M:下次坐喷气式飞机。

S:嗯对。

M:非得这么大费周章地坐电车,有钱人太那啥了(笑)

S:不不不不。不过嘛,我刚才肚子饿了。

M:哦。

S:就去吃了。

M:吃什么?

S:鹅肝酱。

M:鹅肝酱(笑)。

S:鹅肝酱。

M:鹅肝酱很一般吧,一般多掏点钱就吃得到了,3千日元左右就吃得到。

S:确实(笑)。不行啊,有钱人做不来。

M:肚子饿不饿?

S:有什么好吃的?

M:刚才我把那边的麦当劳

S:麦当劳。

M:我把那边的Hamburg Shop收购下来了。

S:你把麦当劳买下来也只能吃麦当劳啊(笑)。

M:(笑)不是,能把麦当劳买下来也很了不起啊。

S:确实。啊,收购总部?

M:是总部。

S:并不是门店。

M:对,把麦当劳收购了。

S:(笑)很棒呢,感觉像世界老大。

M:话题的尺度很大呢。

S:刚才啊

M:嗯。

S:看到一个超可爱的女孩子。

M:嗯。

S:我有点害羞,不敢上去搭讪。

M:哦哦哦。

S:然后就往她头上撒了一堆钞票。

M:所谓的钞票pon吗?

S:钞票pon?

M:钞票pon(笑)所谓壁don,下巴kui,钞票pon。

S:这样啊。

M:你居然钞票pon人家了。

S:哗啦哗啦的。然后就追到手了。

M:因为女生喜欢的男生类型排第一位的是福泽谕吉(一万日元纸币上的肖像)吧。

S:确实(笑)。被全日本的女性所追求着。没有一天不被追求。

M:嘛,看来我们俩不太合适做有钱人呢。

S:电车的脑洞不合格呢。

M:可以进行下一项了吧。

 

S:【如果世界被黑暗笼罩人类仿佛生活在充满了悲惨和苦痛的炼狱之中而你是今天将踏上打败魔王拯救世界的冒险旅途的勇士小队的一员的话】好长啊。

M:很努力呢。

S:是的。

M:居然没咬舌头。

S:没咬舌头。

M:♪♪♪“欢迎来到开始的小镇。”

S:是的。

M:“欢迎来到开始的小镇。”

S:那个

M:“欢迎来到——”

S:每次站在镇子前面给你说欢迎来到什么什么小镇的人

M:嗯。

S:那种人每个小镇都绝对会有吧。

M:是啊,那是“欢迎来到开始的小镇”的NPC吧。

S:NPC,不是不是不是,实际存在的吧。

M:存在的。“欢迎来到——”

S:那算什么呢?

M:“欢迎来到——”

S:是不是公务员?

M:对,公务员(笑)。只允许说“欢迎来到开始的小镇”这一句话的公务员。

S:对吧,绝对是这样。

M:“欢迎来到开始的小镇。”

S:嗯嗯,有点可怕。说起来啊

M:嗯。

S:勇士小队啊

M:嗯。

S:绝对不止我们一个吧。

M:那当然。

S:关于那个

M:嗯。

S:我有个想法。我们不也是勇士小队吗。

M:嗯。

S:但全世界肯定有很多很多勇士小队吧。

M:嗯。

S:然后能被游戏化的

M:嗯。

S:能被游戏化的只有恰巧打败了魔王的那一个小队的故事吧。

M:(笑)嗯。

S:全世界本来有那么多小队

M:嗯。

S:然后只有我们这个恰好从附近只出现史莱姆这种低级怪的最弱的小镇出发的小队才能打败魔王。

M:从最终BOSS附近小镇出发的人,被野外的龙族之类胖揍然后横尸荒野,这种完全有可能吧。

S:很糟糕啊,一出小镇

M:嗯。

S:就遇到比我们的初级BOSS都要强很多的小怪。

M:对对对,还有时候镇子里不是会有墓地吗。

S:有。

M:就是这么回事。

S:是吧,还有到处埋有Medal。

M:对,地图上显示有埋着Medal。

S:那些Medal又是谁埋的呢?还有洞窟里

M:嗯

S:有时候不是会找到传说之剑吗。

M:那也是公务员干的。

S:那也是公务员干的?

M:对,设置型公务员。专门为了设置这些物件才存在的公务员。

S:拿得到剑的话就去打败魔王啊(笑)。

M:魔王城堡里的宝箱之类的,也是公务员专门去放在那里的。

S:所以说,难道魔王之类的也是公务员吗?

M:对,魔王也是公务员。没有魔王的话

S:也是公务员?

M:游戏就无法成立了。

S:哎,又变成游戏了(笑)。

M:那是きゅうようせい(急用性?)。

S:啊,きゅうようせい吗。

M:对,完全是きゅうようせい。

S:那个啊,但是国王和

M:嗯。

S:魔王如果没有敌人的的话,就无法团结一致了吧。人类和怪物估计都是这样。

M:嗯。

S:所以说

M:为了统一全国

S:对,给大家看,人类和魔物们正在争斗

M:嗯

S:其实只是创造一个共同的敌人

M:对对

S:政策一类的,为了提高支持率

M:嗯

S:为了打败魔王,就给大家看我们有在努力哦,说不定就是这样。

M:国王还会给你最初的武器呢。

S:会给,但是特别弱。

M:对勇士说:“战士Soraru啊!勇士Soraru啊!”

S:“在。”

M:“你愿意出征去讨伐魔王吗?”

S:“我愿意。”

M:啊,啊,你愿意啊。(笑)相当…

S:啊,其实不愿意。确实一点都不愿意去。

M:你会去啊。相当不错的勇士呢。

S:不过有钱拿的吧?

M:没有没有。

S:没有吗?

M:一开始的话,只给你武器和衣服。给你所谓的布衣,就是随手可得的破布衣服,还有所谓木棒就是根破木头棒子。

S:啊,没钱拿啊。那勇士到底为什么会去冒险呢?

M:勇士大概类似自由职业者吧。

S:自由职业者吗?

M:感觉类似毛贼吧。打败人或者动物,抢人家钱(笑)。

S:那不就是盗贼嘛,像强盗一样。

M:嗯。

S:袭击别的种族

M:对。

S:上来就砍

M:对。

S:不过也是因为国王不给钱才这么做的嘛。

M:其实不管怎么说,史莱姆之类的也不过就是在那里站着而已。

S:说的是啊。

M:突然就被人一顿砍。

S:确实挺可怜的。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被来历不明的人砍了,这样。

M:是啊。

S:还有那个,哪个世界里都会有的,可以拿到很多经验的怪。

M:嗯。

S:那种不是一见人就会逃吗。

M:离散金属之类的吗。

S:对。人家拼命逃,我们却拼命追。那种如果几只一起出现的话绝对是一家子吧。

M:我来模仿离散金属。

S:离散金属。

M:♪♪♪

S:离散金属出现了吗。

M:♪♪离散金属出现了。“请,请住手!我还有孩子和生病的母亲要照顾!”

S:“给我经验值,经验值!只,只要杀了你——”

M:“请住手!我还要回家煎草药给我母亲治病!”

S:绝对有这种情况。还有如果出现好几只,会有一只留下来不逃走。

M:对。

S:然后它就牺牲了。

M:“要想过去就先杀了我”这种。

S:太惨了。

M:啊,离散金属一家人就这样妻离子散了。

S:嘛,不过说起来,魔王因为表现得想要征服世界才被归为坏蛋的吧。

M:这种反派角色说不定也是因为きゅうようせい的缘故。

S:又是きゅうようせい吗?きゅうようせい该打住了吧。

M:不是,也没那么,那为什么他们身上还装着钱呢?

S:哎?那勇士算什么,演滑稽剧的吗。

M:对对对对。勇士也是那种,设定好的角色。为了让小孩子们有个崇拜的偶像。

S:全都是演戏啊,演戏。

M:对,都是戏。

S:才,才不是戏呢。

M:这个世界说不定就是这样。各种名人也都是设定好来让普通人崇拜——

S:别说了别说了别说了别说了别说了

M:(笑)嘛差不多就这样吧。

S:是的,差不多该结束了。虽然到最后有点令人不安。

M:不是很懂的环节。

S:是的,告一段落。

 

S:好的。那么我们胡言乱语地聊了这么久,时间上也差不多了xxx。

M:哦,那我们得快点了。我觉得还是得进行个正经一点的环节比较好。

S:好的。

M:那就读个三封信吧。

S:那就读吧。第一封,sana桑。

M:好的。

S:“Soraru桑,Mafumafu桑,你们好。我是你们电台的忠实听众。我有一个问题,如果有人给你们100万日元,说让你们随便使用的话,二位会怎么做呢?条件是1天时间必须使用完。我想不到用途,想知道你们二位会怎么用。”

M:吼吼吼。

S:刚才超级有钱人的那个问题对我们来说难度有点高了,这个100万还差不多。

M:100万不少呢,让我们两个人花吗。也就是说,给Soraru桑1万,给我99万这样?

S:哎,那我吃点好吃的不就花完了吗。

M:是的。

S:不是吧。

M:剩下的99万给我花(笑)。

S:不是不是不是。两个人花100万,也不是每人花50万。

M:两人一起花100万吗?

S:对,两人一起花100万。

M:怎么花呢。

S:怎么花呢。让电车开到家门口100万肯定不够。

M:肯定不够。100万的话也买不起车站。

S:车站也买不起,麦当劳也收购不起。

M:这不是什么都做不了吗!

S:家庭餐厅买不买得起呢?

M:买不起买不起(笑)。

S:买不起。

M:买不起买不起。

S:那怎么办。

M:100万日元啊。

S:100万的话,讲真买点器材就没了。

M:嘛,也是。

S:是吧。还有音源,100万左右的音源不是也有吗。

M:有有有。

S:真的说让我随便花的话,我就真的花了。

M:嗯

S:想把100万拿去氪金试试。

M:呃…为什么不买点能保留的东西呢?

S:不不,数据也是能保留的好不好!你觉得游戏就不能保留吗?再说了,你吃了好吃的又能怎样?

M:那就花100万@#¥&*

S:哎,那就没意思了。@#¥&*

M:(笑)那怎么办。

S:没意思。

M:哎,那我发散思维一下。比如说100万包一艘船出去玩一天。

S:啊,这个不错。

M:嗯,然后

S:虽然没法保留。

M:是吧,下决心想去哪玩一趟的话,100万好像可以环游世界一圈。

S:哎,真的?像那个

M:必须一天花完。

S:坐渡轮之类的。

M:行吗?不过条件是必须一天花完。

S:嗯,不过无法留存的东西比较浪漫呢。

M:嗯。

S:想去&*¥玩一趟呢。

M:坐直升机,好像从国外坐直升机飞日本也花不少钱呢。

S:那样也可以吗。

M:可以可以。

S:啊,不过感觉在国内旅游也不错。比如说

M:嗯。

S:一天时间,比如说住迪士尼最贵的酒店房间,好像日本国内最贵的旅馆也住不起吧。

M:迪士尼那个估计要50万。

S:对对,迪士尼最贵的房间要50万。

M:嘛,差不多该进行下一个了吧。

S:好的,读下一封吧。

 

M:好的。听众mahiro桑的来信:“Soraru桑Mafumafu桑,你们好。”

S:你好。

M:你好。“我有个问题想问。如果不考虑饲养和过敏等种种问题,什么都能养的话,两位想养什么动物呢?我很想知道。今后也会继续支持你们的!”

S:好的,感谢!那个啊

M:嗯。

S:我之前在推特上有写过

M:嗯。

S:其实我有想养的东西。

M:什么?伞蜥之类…

S:龙。

M:龙?

S:龙。

M:(叹气)

S:不是,真的有很像龙的蜥蜴。

M:(叹气)

S:真的真的哎哎不骗你不骗你不骗你,买得到买得到买得到。不过虽然买得到,但一只就要差不多二十万日元,另外日本好像定期只进口那么几只。

M:吼吼

S:所以…想养的话倒是可以养,不过就是好像比较难弄到手而已。

M:哎,那个叫什么呢?伞蜥那种吗,类似犰狳?

S:好像差不多20厘米长

M:嗯。

S:身上有像盔甲一样的鳞片,感觉像盔甲蜥蜴一样。

M:这个吗?好帅!

S:你谷歌一下盔甲蜥蜴(鎧トカゲ)。

M:是巨环尾蜥(大鎧トカゲ),犰狳环尾蜥。

S:这个超级…而且超可爱吧?

M:确实。

S:是吧。这不就是龙吗?变大的话。

M:哎,那就养呗?日本可以养吧?

S:好像可以养。

M:那就养呗。

S:宠物店偶尔会进这个,但貌似真的很少。

M:嗯。

S:怎么说呢,所以要和会进口这个的宠物店店主搞好关系

M:嗯。

S:然后让人家一进货就立刻通知我,不然很难弄到手…真的好想养这个啊。

M:嗯。我也喜欢这种,不过如果能养的话,我还蛮想养蝙蝠的。

S:蝙蝠吗,啊…你好像很喜欢蝙蝠呢(笑)。

M:蝙蝠很可爱啊。其实我之前白天碰到过,本来蝙蝠不是夜行性的嘛。

S:嗯

M:然后那只蝙蝠好像白天不小心没能飞回树林里,落在墙上了。

S:哎,好可怕。

M:真的真的,很可爱的。话说蝙蝠好像是靠超声波移动的?

S:啊嗯嗯。

M:我怕它被马路上的车碾到,就想往别的地方引。它是落在马路边上了,所以我就用伞这样咚咚咚地引导它往树林那边去。

S:是吗

M:是的,我绝对没碰它哦。就用伞这样咚咚咚地引导它移动来着。觉得超可爱。

S:其实我以前养过蝙蝠。

M:哎?

S:也不能说是养过。

M:嗯。

S:因为在乡下的话,晚上好多蝙蝠飞来飞去的。

M:嗯。

S:乡下晚上真的到处都飞的都是蝙蝠。

M:嗯。

S:然后,有一只蝙蝠受伤掉下来了。

M:嗯。

S:乌鸦不是也有那种受伤掉下来的情况吗。虽说掉下来有点蠢。

M:嗯嗯。

S:我那时候还小,像小鸟之类的其实(笑)身上超多细菌吧大概。但我直接用手抓着那只蝙蝠,带回家,然后给它喂食,用毛毯裹着,一直照顾到它康复。

M:真是暖男啊。

S:是吧。

M:太棒了。

S:对吧?所以啊,我养过蝙蝠所以我赢了。

M:不过救蝙蝠这事好吗?

S:不知道呢?说不定并不是好事吧。(咳)但放着不管的话它就死掉了啊。

M:嗯嗯。

S:已经是将近二十年前的事了。

M:是吗。

S:嗯。也算养过蝙蝠呢,真怀念。那么,继续最后一个问题吧。

M:好的!开始吧。

 

S:听众haruka桑的来信:“Soraru桑Mafumafu桑,你们好。二位都在从事与音乐有关的工作。鱼果——”

M:(笑)鱼果!鱼果!

S:你好坏。“如果,不从事现在的工作的话”(笑)鱼果…“如果——”

M:“如果不从事现在的工作的话”

S:“——二位想从事怎样的工作呢?还有什么想尝试的工作吗?”

M:“我今年4月就上高三了,每天都在为今后的选择而烦恼着。今后也会期待Soraru桑和Mafumafu桑个人以及After The Rain组合的发展与活跃。”

S:谢谢。说的也是,这张Album出来的时候就是4月了。

M:是的,是的。

S:大家应该都在为升一级而欢欣雀跃,或者为新的学校而紧张激动。

M:鱼果,我们不做唱见,不做音乐,也不做音乐相关的工作。

S:是的

M:是这样吧?

S:应该是。

M:音乐以外。

S:音乐以外。

M:做什么呢。

S:不过,我就直说了。

M:嗯。

S:我一直觉得人活着就要做自己喜欢的事。

M:“人活着就要做自己喜欢的事”,很好。

S:啊,我想成为Youtuber。

M:没什么变化。

S:确实。

M:不过那不算工作吧。

S:确实。不对,怎么说呢,算是广告的工作吧…

M:啊啊,这样啊。不过,得做到很有名才行呢。

S:是是是,话说,听说那些出名的Youtuber

M:嗯。

S:会给那些企业

M:嗯。

S:出CM之类的。

M:啊,是呢。

S:应该也有人加入了经纪公司吧。或者从企业拿钱,做宣传这种?

M:是吗。嗯,可能是这样。

S: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呢?不过,我从以前就很喜欢游戏,现在也很喜欢。

M:嗯嗯。

S:音乐也很喜欢。

M:嗯。

S:所以觉得能做喜欢的事情就好,自己仅此一次的人生嘛。

M:嗯,所以你想做游戏?

S:是是是。所以很想做游戏,也有学一些东西。

M:做什么游戏呢?哪种类型的游戏?

S:不做社交游戏。

M:♪♪♪♪♪…

S:(叹气)不过,很想做RPG呢。

M:确实,最终幻想啦,勇者斗恶龙啦。

S:好想做勇者斗恶龙~

M:真好,我感觉这样很好呢,能将自己喜欢的事作为工作来做的人,很羡慕呢。

S:嗯。我感觉一直在像打游戏一样地活着。

M:嗯,昂,嗯。请继续。嗯,这样啊,嗯。

S:(笑)

M:请吧请吧请吧。人生游戏的感觉是吗。

S:如果人生是场游戏的话

M:嗯。

S:如果死的时候就是结局的话

M:嗯。

S:希望能被快乐的事件掩埋。

M:嗯。

S:主线剧情也希望能遇到有趣的故事。

M:结果就是现在这样。家里蹲着,毫无生气的人生。

S:是的,一直宅在家里,唱唱歌,做做mix,但讲真还是挺开心的。

M:嘛,是挺开心的。

S:是啊。像大家这样听着我们聊一些有的没的

M:嗯。

S:但凡有一两个人觉得开心的话,那也很满足了。

M:嘛,我们做的唱见到底算不算是工作呢,先不说它。

S:唱见确实和工作不太一样。

M:嗯

S:(咳咳)不过我想,如果当初没有选择做音乐的话,也就不会做唱见了。

M:嗯嗯

S:说起来如果我当初没有做唱见的话,也就说明我没有选择音乐这条路吧。

M:嗯嗯嗯,也是呢。嘛,做唱见也成为了一个契机吧。

S:是啊。

M:啊,不过还是会选择创造性的工作吧,我大概也是这样。

S:你会做什么?不做音乐的话。

M:大概

S:嗯。

M:我觉得应该会画画。

S:果然是画画吗。

M:嗯,果然是。

S:你原来喜欢画画的吗?

M:完全不喜欢。

S:哎?

M:(笑)

S:(笑)那应该绝对不会选这个啊。

M:嘛,说来也是。从来没想过从事音乐以外的工作,但是如果不做音乐的话,也有很多工作想尝试一下。所以我才,哪个来着,现在做的风投公司,那个梦隐还是什么梦的公司?还是有几个地方有点兴趣。

S:相当,怎么说,积极工作类型的吗?

M:嗯嗯嗯,对对。

S:啊,不过那种和创作还是有很大区别吧。

M:要不然就是,画画。

S:(笑)我知道了啦。

M:作为画家的未来。

S:不过你也比较可靠,积极工作的画面还是可以想象的。不过我就不能想象了。

M:不会,嘛也是,商务人士不太合适。相较之下还是创作者吧,有创作者的感觉。

S:嘛我也在各种各样的地方兼职过来着。

M:啊,是吗。

S:嗯。

M:啊,你说过在麦当劳做兼职。

S:旅馆兼职超级好玩的。

M:哎哎?旅馆?

S:像这样去捞鱼来着

M:嗯。

S:然后送到大厨那里

M:捞鱼往大厨那里送的兼职!

S:不是不是(笑)切好以后做成鱼生,然后送到宴会…

M:然后吃一点?

S:(笑)不会吃啦。

M:捞鱼送去给大厨做成鱼生然后吃一点的兼职(笑)嘛嘛,时间也差不多了。

S:是啊。不过那个,大家都,怎么说呢,我觉得把兴趣当做工作挺好的。

M:嗯。

S:或者只把兴趣当作兴趣,在工作以外挤出时间来做,也有比较好的例子。

M:嘛,说的也是。

S:所以我觉得选择哪种方式还是要看个人。我们这样把音乐当工作,也会有厌烦时候。

M:嗯。

S:虽然也会厌烦,但不管怎样我们还是会坚持做下去,享受其中。

M:嗯。

S:这个还是因人而异,所以这样一想,觉得希望大家都能过上愉快的生活就好了。

M:能做感兴趣的工作就好了。

S:是啊,那样就很幸福了。

M:就这样,时间也差不多了。

S:是的,聊了这么久。

M:不家里蹲Radio番外篇。

S:是的。

M:谢谢大家。

S:谢谢大家。

M:正篇我们也做得很努力。怎么说呢,从第1首到第16首,真的是拼命做出来的。

S:很努力呢。

M:真的很努力呢。

S:嗯。

M:所以请大家务必要听一听。

S:是的,大家听得越多我们越开心。

M:是的。

S:所以呢,不家里蹲Radio Album ver.出张版结束了。感谢大家的收听。

M:感谢大家的收听。

S:辛苦了。后续会发在网上的。

M:拜拜。

S:拜拜。


评论

热度(265)